醫藥之梯,一個專業的醫藥人才招聘網站!
, 歡迎您!
當前位置: 首頁 > 招聘資訊 > 醫藥動態 > 正文

“新勢力”來了,“降價潮”也來了,零售藥店還能“穩坐釣魚船”嗎?

時間:2020/01/16來源:醫藥觀察家網閱讀:218

歲末年初,醫藥領域的熱點事件不少,零售藥店行業也不例外。先有中國郵政寧夏回族自治區分公司打造的中郵大藥房第一家門店解放街店開門營業;后有南京市社保中心醫保部發文要求該市醫保定點零售藥店從2019年12月22日開始執行“4+7”價格;還有西安怡康、漱玉平民、老百姓等藥房先后宣布跟進“4+7”,與醫院“同藥同價”。郵政等“外來戶”開藥店,究竟是“新勢力”?還是“攪局者”?抑或“一條激活行業的鲇魚”?“4+7”所引發的“降價潮”,對零售藥店行業的固有格局會產生怎樣的影響?


應思考如何“自我革命”

據中國郵政官網消息,2019年12月9日,寧夏回族自治區郵政分公司打造的中郵大藥房第一家門店解放街店開門營業。自2006年開展藥品統一配送業務以來,寧夏郵政利用網絡優勢減少藥品流通環節,使全區藥價平均降幅達45%以上,在緩解百姓看病貴的同時,也實現了自身業務發展、醫療機構認可和政府滿意的多贏局面。為成為寧夏醫藥健康產業的卓越服務商,寧夏郵政順應醫藥市場變革,開辦中郵大藥房,以醫藥零售為主業,以醫藥物流配送、電子商務、零售連鎖為主要經營領域,在全區合適的地區開設連鎖零售藥店。未來,消費者不但可以在線下的中郵連鎖大藥房購買藥品,還能足不出戶等待放心藥品及時配送上門。

作為一家傳統物流企業,也是國有企業,郵政布局藥店領域,有著怎樣的優勢?又存在著怎樣的短板?其前景如何?珠海市醫藥流通行業協會會長蘇韋錕就此分析說:“郵政開藥店估計是想結合他們的網點優勢和配送資源,在傳統物流業務之外尋找新的增長點。但是,一個外行進入這個專業的領域,如果不采取并購的方式,完全靠自己去拓展市場,只能是一種折騰。”他進一步分析表示,中國郵政本身是國有企業,藥店行業本來就是從國有主導發展到民營化的。因此,他不看好郵政此舉。如果單純地只是開一個藥店,更多的是一種噱頭!如果真想在藥店領域有所作為,那作為一個資源整合者,采取并購的方式,可能效果更好。

事實上,不只是郵政,近年來布局藥店領域的“新勢力”不少,如北京京客隆便利店、中石化集團旗下易捷便利店在布局,而阿里、京東、蘇寧、順豐等也先后入局。

對于這些“新勢力”給零售藥店行業帶來的影響,蘇韋錕認為,應該把他們分成兩個類別來談。一類是有線下網點,再增加營業范圍的,如便利店售藥。便利店售藥其實也不是什么新鮮事,以往,只要能辦到證,也是可以經營藥品的,只是很少有人嘗試,而現在嘗試的人多了。雖然如此,但由于便利店只能經營乙類非處方藥,加之不夠專業,可信度、可選擇及需求滿足方面都不如藥店,只是利用現有的資源增設個品類而已,只能顯示其便利性。因而,其對藥店的影響不會太大。而且,投入和產出的匹配性,也會讓他們謹慎從之。另一類就是互聯網轉型做實體的,如阿里等互聯網巨頭走向線下,他們有龐大的消費者數據,能夠對消費者進行清晰的分析與定位,并導入互聯網的經營手段。因此,他們可能對實體藥店經營產生比較大的影響。

蘇韋錕表示,無論什么時候,無論什么行業,外來的“新勢力”,總是會引發行業變革的。因此,傳統零售藥店也不必恐慌,市場總是在不停地變化,任何行業也是在變革中前行的。而且,在現代商業社會,不管有沒有外來“新勢力”,企業要想發展,也應該不斷進行“自我革命”,而不是說因為有了外來勢力才變革。他認為,目前,藥店行業的經營模式還是比較傳統,每一個企業思考的應該是“怎么樣自我革命”,每一天都應該有新的變化。要不然,如何生存?

期待政策“更接地氣”

在市場出現“新勢力”的同時,去年至今,零售藥店領域還迎來了“4+7”帶量采購引發的降價壓力。2019年12月,江蘇省南京市社保中心醫保部發文,要求該市醫保定點零售藥店從12月22日開始執行“4+7”價格。

2019年,“4+7”在試點的過程中所導致的醫院與藥店之間的“價格鴻溝”,就引發各方的關注。現在看來,醫保局針對這一現象開始出手了。對于南京市醫保部門的要求,蘇韋錕頗有擔憂。他表示,醫院參與“4+7”,其在藥品方面損失的利潤,可以通過醫療服務和政府補貼來彌補。現在,藥店的很多處方藥利潤本就微薄,如果執行“4+7”價格,那利潤的損失如何解決?相關部門是不是也給藥店一些補貼呢?不過,蘇韋錕也認為,任何事情都應該一分為二地來看,如果能通過“4+7”將醫院的處方引流到藥店,那對于藥店是大有裨益的,而且,藥店執行“4+7”價格,也能吸引到更多的消費者進店。

不只是政府部門要求,其實,很多企業也積極主動地響應醫改新政。如歲末年初,西安怡康、漱玉平民、老百姓等藥房先后宣布跟進“4+7”,與醫院“同藥同價”。對于這種現象,蘇韋錕表示,都是企業適應政策要求,求得生存機會之舉。在這里,他再次強調了醫院處方外流的重要性:“如果醫保部門可以建立處方共享平臺,把知情權和選擇權交給老百姓,這樣一來醫院處方就能外流起來。哪怕藥店在相應的產品上沒有利潤,但能增加客流,自然也能從另外方面產生收益。”

除了“4+7”,近年來,影響零售藥店行業發展的政策還有不少,如2018年,商務部發布了《全國零售藥店分類分級管理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2019年,國務院公布了《關于加快發展流通促進商業消費的意見》等。

對于政策給零售藥店行業帶來的影響,蘇韋錕分析說,從這么多年國家出臺的相關政策來看,很多都不夠“接地氣”,可操作性不強,其初衷和目的最終都難以達到,反而是通過不停地設置門檻,增加了企業的運營成本,最終這些成本還是會轉移給消費者,并造成資源浪費。就拿爭議較大的藥店分類分級管理政策來說,有誰會去選擇一類藥店,而且按照政策要求,執業藥師供給是嚴重不足的。他認為,政策制定的目的,應該是規范企業的經營行為,鼓勵連鎖發展,促進流通行業發展。

雖然政策頻發,市場出現變化,但觀察近年來上市連鎖藥店的財報可以發現,龍頭企業并未受到多大的影響,反而是業績不斷攀升。如2019年三季報顯示,大參林2019年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80.41億元,同比增長27.65%,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5.56億元,同比增長34.34%;老百姓2019年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83.70億元,同比增長23.59%,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3.94億元,同比增長21.44%。單體藥店由于沒有公開的數據可供查詢,市場表現暫無法得知。

蘇韋錕就此分析道,毫無疑問,未來,龍頭連鎖企業的市場份額會越來越大,因為他們管理規范、競爭力突出,一定會加大擴張與并購的力度。但單體藥店也有其生存之道,因為其成本較低,且大多屬于夫妻店,經營靈活。而且還有一個現實,現在的監管對于連鎖藥店和單體藥店的力度和尺度不一致,甚至有監管漏洞。這也是單體藥店能夠以低成本“茍且偷生”的原因之一。未來,隨著監管到位、力度加強,再加上政策與市場的推動,龍頭連鎖的優勢將進一步凸顯,零售藥店行業的集中度定會越來越高。

聲明:本文系醫藥之梯轉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平臺觀點。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與本網站留言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


醫藥之梯

醫藥之梯微信二維碼 掃一掃關注醫藥之梯微信二維碼

網站備案號:浙ICP備12009347號-1浙公網安備 33010602000646號人才服務許可證:330101000577號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0-2018 Olink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反饋
建議
彩票36选7中奖规则